您的位置 : 首页> 边城落日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边城落日 已完结

边城落日

作者:佚名分类:言情

天色微明,远处郁郁葱葱的群山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雾气之中,苍松翠柏,野 草鲜花,焕发出勃勃生机,微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 在这片密林之中,一条小河涓涓流过,沿着山势顺流而下。 在山下的小河旁,有一片不大的村落,古色古香的建筑错落其间,偶尔有汽展开

边城落日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 物是人非             ――――当庄严的祠堂站着归来的游子,望着她匍匐在地痛苦的哭泣,以及             无数错误铸成的历史道路,他们没有话语,只是用微风轻拂着她,安慰着她受伤             的心灵。             这两天楚佳妮玩的肆无忌惮,她一直叫解雨晨把倪琳叫来,来一次4P大战             。             不过他却顾及着妹妹,楚佳妮只好和朱敏越来越放肆的挑逗他。             解雨晨感觉她们两人似乎在密谋着什么,有时看到她们盯着雨轩发笑。             而解雨轩却一反常态,有时被她们看的落荒而逃。             做爱时,楚佳妮还装作妹妹的样子叫道,「哥哥,操人家的小嫩逼,你们天             天晚上操逼那么大声音,人家都知道了,小嫩逼好痒,人家哥哥的大鸡巴操嘛。             」             每当这时候解雨晨就按住她好一顿勐操,这边还没操完,后面又传来朱敏的             声音,「好哥哥,操人家的小嫩逼吧,到时候我跟你们一起操,你们就不用顾及             着我了,我们天天在家里光着屁股操逼,你想操谁的就操谁的。」             解雨晨就转过身,搂着朱敏的肥厚的肉臀,挺着大鸡巴插进她的屁眼,「好             哥哥 操的人家好舒服 操人家的屁眼 用力捅 」             楚佳妮要来了倪琳的电话,两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聊的好像多年的朋友一             般,倪琳虽然比楚佳妮要大,可一声声的姐姐,叫的那叫一个甜。             楚佳妮拿着手机,开着视频,对着正在操逼的两人,倪琳的声音传来,「啊             好姐姐 你们诱惑我 人的大鸡巴操着你们 人家的骚逼也好痒啊             人 琳奴也要大鸡巴 操人家的骚逼 」             「你这个小骚蹄子,老公天天白天操你还不够,还这么骚。只要老公发话,             你就来吧。」             楚佳妮一半是说给倪琳听,一半是说给解雨晨听的。             解雨晨没有说话,把头埋在朱敏硕大的肥奶里,拱着。             朱敏爱怜的摸着他的头,挺着大奶子让他吃,下面肥逼一挺一挺的,配着             他的抽插。             「人,琳奴好想你操啊,琳奴的小骚逼都湿了,琳奴现在像母狗一样噘着             屁股,就等着人来操呢,人,你看看,操人家的骚逼,骚屁眼,人的大鸡             巴操人家的小奶子,把奶子操大。」             那边的倪琳一边说着淫荡的话,一边用手指插着骚逼。             「琳奴,人明天好好操你,你在你身上写几个字,奶子上写骚货,大腿两             边写上骚逼,欢迎来操。要是擦掉了,就不操你了。」             解雨晨一边看着视频,一边操着朱敏。             倪琳马上拿起记号笔写了下来,用手机屏幕对着,让解雨晨看了一下。             楚佳妮见解雨晨下不了决心,于是趴在他背上,在他耳边轻轻说,「老公,             其实雨轩已经知道了,那天晚上我看到她在窗边偷看呢。」             解雨晨其实早就有一些感觉,这两天雨轩看他们的眼神有些不对,而且看着             看着就脸红了。             「老公,我可感觉的出来,雨轩看你的眼神,那是爱的不行了,你要现在过             去要了她,她肯定张开大腿让你操。」             楚佳妮诱惑着说,「老公,你不喜欢雨轩嘛,你想想雨轩以后被一个男人压             在身下操她的嫩逼,操她的屁眼,你不心痛,那人还会在雨轩的嫩乳上咬下一个             个牙印,让雨轩舔他的臭屁眼,喝他的尿 」             解雨晨听着楚佳妮的话,想到那个画面,一阵抖动射进了朱敏的骚逼里。             朱敏趴在他的身上,亲吻着他。             「她是我妹妹 」             解雨晨闭着眼睛,轻声说。             楚佳妮知道他心动了,「老公,你害怕了,你放心,我去跟雨轩说。」             说完她就穿上睡裙走了出去。             「哎 」             解雨晨抬手叫了一下,「我 」             「让她去吧。」             朱敏揉着他的胸膛说道,「老公,我们都是这么想的,你这么优秀,操哪个             女人都是应该的,雨轩,她肯定也是愿意的。再说,你操了雨轩,以后我们可以             更加正大光明的操逼嘛。」             解雨晨叹了一口气,有些犹豫,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朱敏转移了一下话题             ,「老公,你知道吗,昨天我又见到老爷子和孙婶操逼了。」             「真的?」             果然解雨晨有些好奇。             「对啊,两人干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别看孙婶那么大年纪,发起骚来,我             都感觉不如呢。」             朱敏说道,「老公,你看人家都知道及时行乐呢,你的思想还没老爷子开放             吗?错过了可就是一辈子了。」             原来朱敏是变着法子劝解解雨晨,解雨晨有些想来了,想到妹妹那青春活泼             的脸蛋,青葱一般的身子,他有些意动。             「昨天我跟老爷子说了,如果他们愿意,我是支持他找个老伴的。」             朱敏缓缓的说。             「那老爷子什么意见。」             解雨晨心里也是支持的,毕竟有个老伴,不仅能满足老爷子身体需求,而且             心里肯定也是满足的。             「唉,老爷子没答应。」             朱敏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爷子说,他早就想来了,两人在一起就在一起搭             帮过日子,结婚就算了,都有孩子孙子了,让人笑话,再说麻烦事也多。」             「老爷子想的透彻啊。」             解雨晨说道,「要不咱们找个人,给他们说说,结婚不结婚放一边,让两人             有个照应也好,我看孙婶的儿子儿媳人还是挺开明的。」             「嗯,这样吧,我去给孙婶说说,表明我们小辈的意见。看看她怎么说,她             同意了,再去找人跟她儿子说。」             「嗯,好,这样老爷子也能有个安详的晚年。小辈照顾的肯定不如老伴照顾             的周到。」             解雨晨抱着朱敏丰满的身子说道。             这时解雨晨手机响了一声,朱敏拿过来一看,是雨轩的手机发来的短信,打             开一看,「老公过来吧,佳妮。」             她给解雨晨看了一眼。             「好了,快过去吧。」             朱敏坐起身子。             解雨晨穿上短裤背心,朱敏推着他慢慢走了出去。             进了东厢房的正屋,朱敏就停下了,推了解雨晨一把,「我就在外面,一会             再进去,嘻嘻。」             进了右侧的卧室,只见楚佳妮坐在床边,笑嘻嘻的看着他,解雨轩满脸通红             的裹着被子靠在床头。             楚佳妮走过来,笑嘻嘻的说,「老公,我先出去啦,一会我再进来哦。」             「你跟她说了什么?」             「秘密!好啦,反正雨轩同意了,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好啦。」             说完就走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哥 」             解雨轩脸色通红,有些不知道看哪里,小声的叫了一声。             解雨晨走了过去,坐在床边,他抬起手抚摸着她的头发,「你喜欢哥哥吗?             愿不愿意做哥哥的女人。」             雨轩这时镇静下来,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哥哥,用力的点点头,「我愿意,我             要做哥哥的女人,我从小就喜欢哥哥,我不知道这是哪种喜欢,可是我离不开哥             哥,我不能没有哥哥,哥哥,这就是爱吧,我爱你。」             说完她扑进解雨晨的怀里,小脸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听着哥哥强劲有力的心             跳,她因为激动而大胆的表白后有些发抖的身体慢慢安静下来。             解雨晨搂着妹妹,抬起她的小脸,吻了上去,轻轻的舔着她的嘴唇,舌尖慢             慢的探入她的口腔,与她小巧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解雨轩有些生涩的亲吻,慢慢的变得熟悉,她搂住哥哥的身体。             嘴唇分开,带起一丝细线。             解雨轩眼睛变得水汪汪的,嘴唇依旧翘起,彷佛期待着什么。             解雨晨掀开被子,被子下雨轩的身子不着寸缕,他慢慢把雨轩身子放平,只             见雨轩光滑白皙的身子闪着诱人的光泽,精致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头乌             黑的秀发铺在床上。             饱满挺翘的乳房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粉色的乳头高高挺立着,青葱似的修             长双腿交叉着,一点乌黑点缀在三角地带。             他俯下身子,轻轻吻住了一个乳房,舌尖轻挑她的乳头,一手握住另一个,             刚好可以握住。             未经开发的乳房,饱满结实,带着处女特有的气息。             解雨轩初经人事,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敏感的身子马上使乳头变得挺立,             解雨晨拉着她的手,握住了下面挺立的粗大肉棒。             「这就是 哥哥 的大鸡巴 好大 」             她一边呻吟,一边握住了肉棒,粗大的肉棒让她的小手不能全部握住,长度             上两个手掌并起来还要露出龟头。             她学着看到的画面,轻轻的撸动着,感受着火热的气息,坚硬的肉棒一抖一             抖着。             解雨晨一只手慢慢下滑,划过她平坦的小腹,感到她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             瘩,然后慢慢探到了小腹下面。             解雨轩禁闭的双腿打开一条缝隙,他的手掌慢慢伸了进去,抚摸了一下稀疏             的阴毛,感到滑腻的液体,然后覆盖住她的小穴,湿热的气息沾满手掌。             解雨晨慢慢的从乳房吻到小腹,然后滑倒下面。             他分开她的双腿,看到粉色的小嫩逼紧紧闭着,流出了透明的液体。             他低下头,慢慢用嘴唇覆盖住了小穴,舌尖轻舔,分开了逼缝,上下滑动,             然后轻轻咬住了阴蒂,牙齿细细的研磨。             解雨轩浑身扭动,皮肤泛起一阵潮红,「哥 哥 好痒 下面好痒              好难受 小逼 里面 」             解雨晨舌头向里深去,逼门洞开,舌尖探入,感到了一层阻挡,他舔弄一会             ,只感觉阻挡的小孔里流出更多的液体。             「哥哥 小逼好痒啊 想要 想要插进去 」             解雨晨见时机已到,跪坐而起,扶着粗大的肉棒在逼疯上下滑动一下,沾满             了流出的淫液,然后硕大的对准了逼洞。             「雨轩,哥哥要进去了,不要怕。」             「嗯 哥哥 我不怕 有哥哥在我就不怕 不 啊 」             一声大叫,解雨晨趁她说话的时候,腰部用力,捅破了阻挡,插入了一半肉             棒。             只感觉紧致的肉洞紧紧包裹着大鸡巴,嫩肉蠕动,好像有无数小手按摩一般             。             他没有抽动,而是抱住了雨轩,亲吻着她的脸颊脖颈,轻拂着她的乳房。             解雨轩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只感觉一阵疼痛,下身插入了一个粗大的肉棒             ,身子好像被噼成两半。             楚佳妮和朱敏在屋外听到叫声,知道雨轩已经破了身子,马上进了房间,她             们知道这时候是最痛苦的时候,必须马上让雨轩缓过来。             楚佳妮来到前面,她细细吻着雨轩,揉着她的奶子,调动她的情欲。             朱敏来到两人交处,舔着流出的处子血,轻拂雨轩的屁眼,分散她的注意             力。             「佳妮姐。」             雨轩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楚佳妮的胳膊,「朱阿姨 哥哥 人家好多了              你进来吧 操人家 人家小逼发痒了 」             解雨晨开始慢慢抽动大鸡巴,每一次进出都彷佛要冲破无数阻挡,无比舒适             的感觉充满全身,他看了楚佳妮一眼,想到了当初第一次操她的感觉。             楚佳妮对他微微一笑,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来到他的身后,抱着他,随着他             的抽动起伏。             朱敏来到前面,让解雨轩靠在她肥硕的大奶子上,一边吻着她的耳唇呼出热             气,一边揉着她一只相对小巧的奶子。             「雨轩妹妹,以后不要叫阿姨了,要叫姐姐,我也是你哥哥的女人。」             朱敏轻轻的说道。             「我知道 我早就知道了 姐姐 看你让哥哥操的时候 每次              人家都流好多水 」             解雨轩一边挨操一边说着。             「哥哥 你用力吧 操我的小嫩逼 我要尽快适应 让哥哥的大鸡             巴 操个痛快 把人家尽快操成骚逼 」             解雨晨知道第一次不能操的时间太长,要给她恢复的时间,于是挺动大鸡巴             用力操了几下,次次整根插入,把她的小嫩逼全部通开。             「我要射了,佳妮 」             他用力勐操几下,就要拔出,楚佳妮马上在一旁趴下翘起屁股。             「不 不要出来 第一次我要哥哥 射在里面 我是安全 安全             期 」             解雨轩夹紧他的腰不让他出来。             解雨晨闻言不再拔出,又抽插几下,勐地喷射而出,解雨轩只感觉一股热流             冲击着子宫,一阵颤抖,酥软在床。             他并没有马上拔出,而是待它慢慢变软。             他抱住雨轩亲吻着,抚摸着。             雨轩回应着他,精神和身体无比的满足。             抽出大鸡巴,朱敏慢慢的舔着雨轩刚刚开苞的小嫩逼,白色的精液带着血丝             流出,她全部吞咽下去。             「朱敏姐,你 」             解雨轩有些感动的说。             「傻孩子,这可是好东西,男人的精液可好吃呢。」             朱敏妩媚的笑着说。             「我也要,第一次,我要全部感受到。」             她就要坐起来。             解雨晨按住她,起身跨到她的胸前,大鸡巴对着她的小嘴。             解雨轩张开小嘴,慢慢含了进去,第一次有些不习惯精液的味道,不过她还             是舔干净了。             解雨晨抱起她,几人赤身裸体走到院子里,走回正屋,回到了他卧室的大床             上,相拥而眠。             同样的房间,秦岚盯着显示器。             「臭小子,雨轩终于让你操了,等我回到家,你不会有什么压力了吧,呵呵             ,好儿子,妈妈也等着让你安慰呢,快了,快了 」 清晨,明媚的阳             光铺满大地,小鸟叽叽喳喳的在枝头欢快的鸣叫。             屋内的大床上,雨轩和佳妮趴在解雨晨的身上,身上留着欢爱后的痕迹,朱             敏早已回家了。             他拍拍两人,两人睁开了朦胧的眼睛,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该起床了,收拾一下,一会去机场接姑姑。」             解雨晨轻声说道。             「嗯,老公,我跟你们一起去,我已经请假了。」             楚佳妮抱着他说。             「好,雨轩,你能动吗?要不你不要去了。就说你脚纽了。」             他看着解雨轩说道。             「没关系,睡了一觉,我早好了,我的身体素质那么好,别忘了,上次学校             运动会,我可是万米长跑冠军呢。」             解雨轩骄傲的说。             「当然知道啦,我们的小公最厉害了。」             解雨晨捏捏她的脸蛋,宠溺的说。             「嘿嘿。」             解雨轩经过和哥哥有了身体上的关系,变得更加依赖他了。             三人起床,吃了早餐,收拾了一下房间,另外把二进的客房也收拾了一下,             就开车去了机场,楚佳妮开着朱敏的汽车跟着他们。             解美玲的航班马上就要到了,三人现在接机口等候,解雨晨拿着一张纸,写             上解美玲三个字。             毕竟十几年没见了,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认出来。             过了一会,只见人们鱼贯而出,不一会解雨晨看到一个穿着时尚,披着大波             浪头发,带着黑色墨镜的女人出现,跟着两个黑色头热,可是面孔明显是西方人             的特征的少年男女。             少女挽着成熟女人的胳膊,少年在后面推着行李。             女人停下脚步,摘下墨镜,甩了一下头发,保养极致的容颜,白皙俏丽的肌             肤,散发着成熟靓丽的气质。             她四周看了一下,看到了他们这里,然后面带喜悦的快步走了过来。             「雨晨,你是雨晨。」             解美玲走到近前,看着这个英俊帅气的青年,当年的小屁孩如今已经比她还             要高出一个头了,激动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姑姑,你终于回来了。」             再次见到久违的姑姑,解雨晨同样激动,他抱着解美玲转了一圈,停下。             「臭小子,长这么大了,比我还要高了,这么帅气,我都不敢认了。」             解美玲扶着他的头打量着他。             「姑姑,我给你介绍。」             解雨晨指着另外说道。             「让我猜猜看,这个一定是佳妮,真漂亮,雨晨你眼光真好啊。」             解美玲抱了一下楚佳妮说道。             「姑姑也很漂亮呢。」             楚佳妮笑着说。             「这个一定是小雨轩了。」             解美玲走到解雨轩面前,一手握住了雨轩的手,一手抚摸着她的头。             「姑姑。」             解雨轩有些害羞的说,解美玲走的时候她才一两岁,根本什么都不记得。             「你也长成大姑娘了,孩子。」             说着她声音有些哽咽的抱住了解雨轩。             「姑姑。」             「妈咪。」             解雨晨拍拍她的背,少女扶了一下她。             「你看我,真是,对了给你们介绍。」             解美玲擦了一下眼泪,拉过两个孩子说,「这是妹妹珍妮.冯.道格拉斯,             这是哥哥迈克.冯.道格拉斯,他们都十六岁了,中文不是太好,能听懂。」             说着又介绍了一下解雨晨他们,两边拥抱了一下打着招呼,珍妮有些活泼,             而迈克则相对腼腆,两人有七分相似。             「姑姑,走吧,车在外面。」             说着解雨晨接过迈克的行李车推了起来。             解美玲挽着雨轩,珍妮走在前面,迈克跟在他身边。             上了车,放好行李,解雨晨的车上,解美玲坐在前面,珍妮和迈克坐在后面             ,解雨轩上了楚佳妮的车。             路上,解雨晨故意一直说着话,问他们,「姑姑,你们回来做了多长时间的             飞机,倒时差习惯吗?」             「这几年北京变化挺大的,不知道姑姑你还能不能认出来,不过咱们村里还             是那样,没什么变化。」             「迈克,珍妮,你们看过北京吗?08年XX会的时候看了吗?感觉怎么样             ,当然这里空气不怎么好,不过咱家在山里,那里空气好。」             「你们吃的惯中国菜吗?哦,吃的惯,那好,回去我给你们做一桌地道的中             国菜。什么?对,我是厨师,资格嘛,就相当于你们通常说的米其林大厨。」             「什么,哦,没那么厉害,师傅教的好,我跟着学的这位老师,以前家里是             宫廷御厨。就是相当于英国伺候英国女王的厨师那种。」             「对了,你们的学业怎么样,不知道你们美国的教育制度,哦,也是中学,             放暑假了,那好,在这边好好玩一下。」             「姑姑,你看这边,这是这几年新盖的,以前老的地方现在很少见了,也就             二环那里保留着一点。」             「姑姑,你看这边 」             一路上,解雨晨啰啰嗦嗦,直说的嘴巴快冒烟了,终于开到了村子。             解美玲看着熟悉的村落,没有一点变化,古老的建筑,清洁的街道,珍妮和             迈克也兴奋起来。             到了门口,解美玲下了车,站在大门前,她深深的凝望着,迟迟不敢迈动一             步。             迈克和珍妮站在她旁边,一起看着这古老的建筑。             解雨晨挺好车,拿出行李,深吸了一口气,「回家吧。姑姑。」             解美玲听到这声「回家吧。」             马上湿了眼眶。             珍妮扶着她,慢慢走进了大门。             门口的藏獒被解雨晨拿铁链锁住了,他对着它说了一声,「这是家人,记住             他们的味道。」             藏獒吸了吸鼻子,重新趴下了。             「哇,SOBIG这么大的藏獒。」             迈克看到了,惊讶的走过去,「brother,为什么捆住它。」             「迈克,别过去,小心。」             解美玲看到这么大的狗,有些害怕的说。             迈克用中英文夹杂着说着,有些词还说的不对,不过已经很好了,美国口音             不大。             「我是怕你们害怕它,其实它很听话的。」             解雨晨说道。             「我不害怕,你放开它了,狗狗是很可爱的。」             「NONONO,It'stooscary。」             珍妮也有些害怕的说。             解雨晨还是解开了锁链,不过藏獒一动没动,甚至没再看他们一眼,只是用             大脑袋在解雨晨手上蹭了几下。             几人进了后院,迈克和珍妮看着古色古香的古典建筑,嘴里啧啧称奇,解美             玲则怀念的看着一草一木。             「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嗯,很古典,verybeautiful。」             珍妮睁着澹蓝色的眼睛看着。             解雨晨吹了一声口哨,院子里的几天狗都跑了过来,他说了一句,「这是家             人,你们记住了。」             金毛和大白熊默默的上前闻了一下,然后一个在一边一趴,一个回了后院,             只有哈士奇中二病犯了,围着几人转圈,小狮子被雨轩抱在怀里。             这次解美玲和珍妮不再害怕了,尤其珍妮看到大白熊,眼里冒出了小星星,             直要上前抱它。             几人进了二进的客厅,解美玲抚摸着桌椅,眼里露出怀念的神色,她擦了一             下眼泪,「雨晨,你爷爷呢。」             解雨轩和楚佳妮站在后面,迈克和珍妮也好奇的望着肃穆而立的解雨晨,他             们也很想见见从未谋面的外公。             解雨晨深吸了一口气,「姑姑,您先坐下。」             解美玲眉头一皱,露出不好的神色,她盯着解雨晨,「我没事,你说吧,快             说啊!」             最后一句她几乎是喊出来的。             解雨晨转身走到壁画下面,从卷轴里拿出了钥匙。             解美玲一看到这里,马上双腿一软。             「妈咪。」             迈克和珍妮马上扶住了她。             她当然知道那里的钥匙是干什么用的,她嘴里说道,「不会的,不会的              」             眼泪却沾满眼眶。             解雨晨绕过照壁,打开了祠堂的门,「吱扭」             一声,彷佛扯动了解美玲的心弦。             解雨晨站在门外,看着解美玲。             只见浑身酥软的解美玲忽然快步走了过来,走进了祠堂。             祠堂光线有些灰暗,解美玲一走进来,眼光从上往下扫过,就看到了供桌下             方的两个牌位,「不 」             她一声大叫,跪倒在地,痛哭起来。             迈克和珍妮也跟了进来,他们看着桌子上的牌位,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不过肯定是不好的事,看着哭泣的母亲,再看看像墓碑一样的灵牌,他们有些明             白了。             解雨晨在后面缓缓的说,「父亲在八年前去世了,因为一次意外车祸,肇事             车和父亲当场死亡,那时我想通知你,可是不知道怎么联系。「四年前,爷爷             去世了,没病没灾,无疾而终,他去世的时候抓着我的手,叫了一声你的名字,             我知道那是他想看看你,可我不知道怎么联系你啊。」             解美玲呜咽的哭泣,听到这里,她痛苦万分,悔恨充满心田,撕心裂肺的哭             声听的人肝肠寸断,「对不起,爸爸,哥哥,我错了,我回来了,你们打我吧,             骂我吧 」             她跪到灵位之前,颤抖的双手抚摸着父亲和兄长的牌位,「孩儿不孝,爸爸             ,我回来了,您打我一次,您骂我一句吧,我再也不还嘴了,我错了 真的错             了 」             解雨晨走到供桌前,拿起三根香,在烛火上点燃,然后跪到解美玲旁边。             「列祖列宗在上,今游子解美玲海外归来,祭拜各位先祖。承蒙先祖护佑,             身体健康,儿女双全,当代家解雨晨明日即备生鲜贡果,三禽三牲,金银细软             于坟前,叩谢先祖。」             「爷爷,父亲,姑姑回家了,她来看你们了。」             「姑姑,人死不能复生,你健康快乐的活着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上柱香             吧。」             解美玲颤抖的接过他手里的香,起身插到香炉里。             「迈克,珍妮,你们跟着我跪下,祭拜祖先,祭拜你们的 外公 还有             舅舅 」             解美玲声音哽咽的说道。             迈克和珍妮跟着解美玲跪下,随着她的样子磕头。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跟他们说说话 」                   

边城落日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边城落日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边城落日 阅读全文